园区动态

我和设计城的十年|海归创业扎根顺德,梦想打造超级设计公司

■编者按

我的青春我的城—我和设计城的十年

2009年9月,佛山顺德北滘,一座由废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园区,被赋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任——广东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和顺德区政府签订合作协议,在此共建广东工业设计城,全国首个以工业设计为主题的“省区共建”园区由此诞生。

十年,围绕着一个园区,一个服务于制造业优化升级的新兴产业在顺德强势崛起:集聚国内外设计企业近300家,发明专利和授权专利逾3千项,累计设计服务收入近40亿元。

十年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全国各地的设计人才到此集聚。从几十人到8000多名设计研发人员,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把创意变成产品。

产业的故事其实也是人的故事。这十年间,有人从“设计小白”奋斗逆袭励志,有设计老兵舍弃大公司工作一心打造原创自主品牌,有海归设计师归国打拼,也有“深漂”、“北漂”在顺德创业圆梦……他们的辛酸、汗水、梦想、激情共同推动着广东工业设计城的腾飞。

从今天起,南方+将推出《我的青春我的城—我和设计城的十年》系列策划,试图通过一组设计师故事,讲述广东工业设计城的十年变迁。

今天推出系列报道第一篇。

德国,作为近代工业设计起源地,对全球设计影响深远。

作为国内设计园区的高地,位于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的广东工业设计城,经过十年的发展,已经吸引多个国家设计公司、机构进驻,其中德企是广东工业设计城国际化最重要的力量之一。

80后的熊浩是其中的代表。接受过专业系统的德国设计专业教育,在奔驰有丰富的创新设计工作经验,这位海归设计师最终并没有留在大城市,而是选择扎根在顺德这片广袤的制造业丛林中。

从最初几个人的工作室发展到如今50多人的设计公司,未来还要将业务拓展到亚洲其他区域,成为超百人规模的大型设计企业。熊浩成功将德国知名设计公司库尔兹—库尔兹设计事务所(下称KKD)带到中国,开创出一片天地,并成功推动德国前沿设计在中国的落地。

“我一直跟我们团队说,我们的梦想是要做一家超级设计公司。”对于这家德国公司在顺德的未来,熊浩如是说。

奔驰设计师离开舒适区,归国创业

老式留声机,蝴蝶椅,复古的地球仪、欧派的沙发……走进熊浩办公室,一股欧风扑面而来,恍惚有种进入了上世纪50、60年代的欧洲人家的穿越感。

“我是一个典型的classical的人,比较崇尚经典。”熊浩毕业于德国福特旺根艺术大学工业设计专业。德国人简洁明快,崇尚实用功能的设计风格对他影响深刻。

凭着对设计的敏感,还在读书的时候,熊浩就进入到德国著名的设计公司KKD工作,经过专业设计机构工作的历练后,熊浩在毕业时又受聘请进入德国奔驰公司创新设计部工作。

“这对我影响很大,库尔兹是比较传统基础的工业设计,而在奔驰对于产品定义、设计研究,前沿理念都得到进一步加强。”熊浩回忆,在奔驰的时候,几乎每周都与同事一起去参加不同类型的工作坊,从中不单学到一些工作方法,还结识很多业界的朋友。

然而,作为一个外国人身处异乡,熊浩也直言在德国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里,前沿创新设计发展到一定阶段,并且没有太大的市场空间,而自己很容易就会到达天花板。

就在此时,前东家KKD的老板,专门找到了他,“Hao,要不要到中国办一家分公司?”。

事实上,KKD的创始人2006年曾来过中国考察,但是当时并没有什么成果落地,也没有在中国设立分公司。而该创始人将其未竟的事业寄托给了熊浩。

“在德国的工作很容易看到尽头,没有太多挑战,生活会比较安逸。而我这个人性格是希望追求一些挑战,不甘于安逸,总想尝试去拼一拼,做一些事情。”就这样,熊浩回到了祖国,并把KKD成功带进了中国,如今已经在中国拓展了几个分公司。

舍大城市而南下顺德,有更多机会

与众多海归回国一样,身为北方人的熊浩,最早也是选择在北方的大城市里创业。

刚回国的时候,熊浩在天津开了一家工作室,然后在当地的业务一直没有打开,一次偶然机会,他南下来到广东,通过与美的集团有合作,开始与佛山顺德结缘。

“当时就觉得这边的产业发展态势比较好,想过来开拓一下事业,刚好与美的有一个合作的项目,所以就决定闯一闯。”熊浩回忆,2012年KKD进驻了广东工业设计城,最开始只有3个人,租了一间很小的办公室,随后业务也迎来了快速的发展。

“在顺德这边,机会比我们在北方多很多,区位优势比较明显、当地政府、园区给我们的支持与在北方完全不一样,在这里有很好的发展空间。”熊浩告诉记者,如今KKD已经把顺德作为在华的大本营,而最早落脚的天津反而成了分公司。

作为KKD中国区总部的所在地,广东工业设计城是最打动熊浩在此扎根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“我十分感谢广东工业设计城,广东工业设计城的出现相当于在中国工业设计界形成了一个热点。”在熊浩看来,广东工业设计城是中国工业设计界的“网红”园区,吸引了众多从事工业设计的人才聚集,同时也吸引很多企业客户来这里,这些客户通过设计城这个平台寻找到合适的工业设计伙伴。

熊浩说,德国人来到这里也会惊叹:在顺德这个小地方居然能建造出一个Designer city,能够把这么多的设计师、设计企业聚拢在一起,这是一件amazing(不可思议)的事。

曾经有很多朋友问熊浩,像他那样有跨国公司创新工作经历的并不多,为什么要在选择在顺德这个地方创业。“我觉得这要一分为二来看,顺德并不是我们传统的三四线城市,这里可能有比一二线城市更好的生产制造的基础。而且客户就在身边,可以保持特别紧密的沟通。”熊浩说。

“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做一个很牛的设计公司,为什么在一个三四线城市就不能有你自己的成绩?”熊浩认为,工业设计需要有业务、项目支撑,而对于年轻设计师而言,在顺德可能会获得比一二线城市所获得的锻炼机会还要多。

融通中西,让德国设计在中国落地

对熊浩而言,如何让KKD在中国的土壤里发展壮大,如何让德国设计在中国落地,做好德国设计的中国引路人,这是他主要的角色和使命。

在德国设计师和客户之间的关系很明晰,雇佣方与被雇佣方关系。但在中国角色会更多元,除了对技能、创意认可外,还要对人认可。要想做生意,首先要做朋友。

此外,工作方式也有很大不同,德国人是不加班的,导致到有一些需要与德国总部合作的项目,中国客户要得很急,但德国那边慢慢地来做,双方的工作状态可能不在同一水平线上。

作为一个深受德国设计影响的中国人,熊浩努力地尝试中西方的融通和平衡。“我们一直还是沿用德国的设计方法和理念,但是用中国的沟通方式和比较灵活的机制。两者结合,这是KKD在中国走到今天的一个成功之道。”

在顺德,KKD吸收了大量像熊浩那样拥有海外留学经验的中国设计师在此工作。这些设计师对于中德两边设计理念的理解很好,而且不会好高骛远,会比较愿意沉下心来,在顺德做出更好的设计,更好的项目。

而对于客户,熊浩则发挥到一个协调、桥梁作用,让客户与设计师之间,中德设计理念上更好地融合。经过7年的磨合,目前KKD已经基本成功完成中国化的经营使命,能充分理解中的国项目和客户。

近年来,目前KKD在顺德已经拥有超50人的团队,今后积极扩展亚洲其他国家的业务,包括印度、菲律宾、新加坡等。未来中国公司的设计师规模预计要超百人。

企业的快速发展,也亟需进一步扩容。目前,KKD的业务已经涉及到黑白电设计、交互设计、动画制作、平面设计、包装设计等多个领域,在顺德的办公场地,已不满足不了企业发展需求。

乘着顺德推进村级工业园改造和广东工业设计城扩容提质的东风,位于设计城附近的陈大滘工业园计划改造成设计城的扩容延伸园,熊浩也向政府提出了入驻的意向,希望能够深耕顺德,谋划进一步的大发展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喜讯!我省首个工业设计研究院落户设计城

上一篇

“党建大篷车”——顺江社区2019小候鸟创客夏令营活动结营啦!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