园区动态

全球年销量超20万个!“翻顺德”创客将小魔方做成大爆款|我和设计城的十年③

我的青春我的城—我和设计城的十年

2009年9月,佛山顺德北滘,一座由废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园区,被赋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任——广东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和顺德区政府签订合作协议,在此共建广东工业设计城,全国首个以工业设计为主题的“省区共建”园区由此诞生。

十年,围绕着一个园区,一个服务于制造业优化升级的新兴产业在顺德强势崛起:集聚国内外设计企业近300家,发明专利和授权专利逾3千项,累计设计服务收入近40亿元。

十年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全国各地的设计人才到此集聚。从几十人到8000多名设计研发人员,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把创意变成产品。

产业的故事其实也是人的故事。这十年间,有人从“设计小白”奋斗逆袭励志,有设计老兵舍弃大公司工作一心打造原创自主品牌,有海归设计师归国打拼,也有“深漂”、“北漂”在顺德创业圆梦……他们的辛酸、汗水、梦想、激情共同推动着广东工业设计城的腾飞。

8月16日起,南方+推出《我的青春我的城—我和设计城的十年》系列策划,试图通过一组设计师故事,讲述广东工业设计城的十年变迁。

今天,推出系列报道第三篇。

小小的一枚魔方,看上去并不起眼,但在一年多时间,在全球卖了超20万个,客户遍及170个国家和地区,做成了数千万元的生意。

这是广东工业设计城里的佛山市计客创新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计客”)的产品,也是魔方发烧友苏梓铭2年投入超700万元,打造出的超级爆款。

苏梓铭是土生土长的顺德人,当地流行着这样一句俗语“得唔得,唔得翻顺德”。在北京“北漂”了几年后,他最终回到家乡顺德北滘,魔方的创业梦在这里照进了现实。

从北京到佛山顺德北滘,从玩魔方到造魔方,广东工业设计城及其所背靠的整个顺德产业配套,为苏梓铭的创业腾飞提供良好的土壤。而他也希望用设计+智能化颠覆传统玩具行业的模式,围绕魔方不断优化升级,保证计客处于行业领先位置。

2年投入逾700万打造“超级魔方”

采访苏梓铭的过程中,他的手总是停不下来。

将魔方把玩在掌中,不时弄几个花色,苏梓铭笑言自己玩魔方并不算十分厉害。但正是因为酷爱,让他的创业路上与魔方结下不解之缘。

2009年,大学毕业时,苏梓铭就与同学设计了一款结桥计算魔方,并拿到了专利。

但对产品有极致追求的他,对自己的“处女作”并不满意。“我觉得不够‘劲’和‘爆’,当时我们只是安装了一个计时器在魔方上,但体验不太好。所以后来就放弃。”苏梓铭说,虽然在自己看来那是一个失败的产品,但当时试产的1000多个样品意外地销售一空,这让他感受到这个小玩具背后巨大的市场潜力。

2015年,苏梓铭在广东工业设计城租了一个小办公室,组建起计客团队。“当时起步是做另外一个项目,只有2-3名设计师,一开始想做一些家电项目,但项目并不是很顺利。”

到了2017年,全球每年魔方销售量超2亿个,但有多少人能将魔方还原?目前世界上专业的魔方比赛已经有上千场,但主要靠参赛者自己计时,如何才能解决这大痛点?这些问题当时全球魔方界都在思考,也是苏梓铭团队努力突破的难题。

直到有一天,计客团队中的一位软件工程师突发奇想:大家去感知魔方都是以传感器去感知,有没有可能转换另外一种思路,不用感知,而是去跟踪。“这个提议一下子打开了我们的思路。”

创意虽好,但要转化为产品并非易事。经历了前后两年的开发周期,累计投入了七八百万元。过程中经历多次失败,废了3套模具,图纸版本至少换了50版,固件版本换了60多版,软件写了60多套,传感器方案超过10个。

“任何一个错误的设计都有可能令我们失败,所以很幸运最终产品做出来效果很好。”苏梓铭说。

为了能提升魔方的性能,计客还对技术方案不断迭代升级。一开始传感器寿命不是很高,现在传感器的性能已经增强了10倍以上,续航能力增强了4-5倍。

苏梓铭将其命名为“超级魔方”。“这是成功将一个创意思路变成非常成熟的商业化产品。”

智能+玩具跨界者颠覆行业玩法

2018年3月29日。苏梓铭对这个日子印象深刻。

这天,计客的“超级魔方”正式在小米有品商城上做众筹上新。此前苏梓铭找代工厂加班加点赶工了2个月,生产了1万8千个。“我们都预想不到,仅用了30多个小时就全部售罄。几乎是一秒卖出一个,很爆。”

除了在国内火爆外,“超级魔方”受到海外市场的青睐,目前已经接到上万个的订单。

其中,第一批发货给美国现代博物馆,这是全球顶级的博物馆,一下子就给我们下了几千笔的订单。“他们觉得这个设计很好、概念很好,就放在他的店里面卖,然后还会帮我们做一些展览推广。”苏梓铭说,目前“超级魔方”国内售价是人民币149元,国外售价是49.9美元,全球销量已超过20万个。”

在业内人士看来看来,“超级魔方”的成功主要有三大因素:一是团队构成,原先这个行业做魔方,大部分是传统的工厂,设计和制造分开,而苏梓铭的团队既有设计师也有软件、结构工程师,善于将电子元件、软件算法等创新的元素融入到产品中;二是技术路径,很多国内外的团队技术路径采用很高成本,而苏梓铭的团队采取的是商业化技术路径,能够在确保品质的前提下做到成本最低;三是智能硬件技术的成熟,近几年移动互联网、低功耗蓝牙技术的快速发展让“超级魔方”快速迭代创新成为可能。

目前,“超级魔方”嫁接了AI智能后,不单可以自动计时,还提供了相对应的App教程可以学习。此外,魔方还上线了一个全球实时对战的平台,增强了玩家间的交互功能。

“这个产品出现对行业很有意义,很多厂家找到我,希望能够和我一起合作,对整个魔方的行业是很大的触动。”苏梓铭说,一个看起来不是很显眼的行业,通过对行业痛点的研究,对消费者需求的捕捉,融入新设计、新技术,也能做出很爆的产品。这或许能为传统的玩具行业带来很多启发。

顺德硬件创业优势不输北京

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,苏梓铭在北京工作了几年,2014年底才结束“北漂”的生活回到家乡顺德北滘创业。

从大城市北京到小城镇北滘,除了乡土情结外,苏梓铭坦言顺德的创业氛围也比较好。“在北京创业的门槛很高,租金贵,人工成本高,像我们这样的初创公司很难请到合适的人才。而且在大城市创业容易被湮没,回到顺德关注度高了很多。”

在苏梓铭看来,完善的产业配套是顺德最大的优势。“我也认识很多北京做硬件创业者,他们现在也要回到这边来找供应链,五金、注塑、电子元器件所有都齐全,十多公里范围内都能找得到,而且还能对比中,找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案,综合成本比较有优势。”

此外,作为创业的起航地,公司落户的广东工业设计城也让苏梓铭十分满意。

他告诉记者,他当初是慕广东工业设计城之名而来,真正进驻以后,感受到当地良好的办公环境,政府关注度比较高,配套也比较完善。“而且与其他园区不同,因为设计城定位为专业的设计园区,集聚的都是设计公司,彼此间专业交流的氛围比较比较好。”

“计客团队的平均年龄是90后。”苏梓铭说,广东工业设计城大的办公环境比较适合年轻人。“设计公司不同于工厂,设计师不需要太有规律,需要自由放松空间,激发他们的灵感,设计城就能提供这样的空间。”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世界设计组织(WDO)候任主席施万山造访我城

上一篇

跳出大企业做自主品牌,设计老兵的创业蜕变|我和设计城的十年④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